返回

神医魔后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866章 大结局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最新网址:m.dingdianxs.la
    第866章 大结局 (第1/3页)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不是五彩石感应到了无岸海,总之一进入海仙镇,夜温言瞬间就产生了一种迫切的感觉。

    就好像有一种力量在驱使她立即站到无岸海边,甚至投入到无岸海中去。

    她知道这是五彩石的作用,因为她只有四枚石头,最后一枚就是她自己。

    她整个人已经与另外四枚石头融为一体,那种奇妙的感觉难以言说,她只能说在这一刻,她竟像是海里的鱼,觉得大海才是最终归宿,岸上根本就不是她应该在的地方。

    封昭莲有些紧张了,她问夜温言:“接下来要怎么做?天地浩劫是不是就要开始了?阿言,你现在能感觉到浩劫到底是什么样的吗?”

    夜温言不知,但是直觉告诉她,这场浩劫怕是比她原本想象的还要猛烈。

    她转过身,强迫自己背对无岸海,不再去看海面。

    然后对身边人说:“帮我找树枝,生火。”

    人们都不明白,生火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三殿下却想到了什么,立即问道:“跳舞?”

    “对,跳舞。”夜温言说,“火凤问天,在我引发浩劫之前,我必须窥探天机。”

    人们二话不说,立即去找能生火的木材。

    封昭莲留下来陪着她,两个人一个面对着无岸海,一个背对着无岸海。

    只听面对着无岸海的封昭莲说:“阿言,你说,我能够在这场浩劫中活下来吗?我不是怕死,我只是想活下来,想再看看从前那些人。

    我还没有见到阿珩,还没有见到玄天华。不不不,我没有再喜欢玄天华了,但是我很想他。从前那些人那些事,我一刻也没有忘记过,我总感觉这里不是我的家,我想回到大顺去。”

    夜温言紧紧抓住她的手,“我都明白,我也想她们,我也想活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不确定自己能不能活吗?”

    “不确定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如果连你都不能活,那我们岂不是更没有希望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”她摇头,“但无论如何我们都要努力活下去,好不容易聚到一起,你们每一个人,我都舍不得。”

    她落了泪。

    她很少落泪,却在这一刻,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。

    终于,木材都回来了,夜飞舟一下一下擦着她的眼泪,声音轻柔地对她说:“不要怕,不管是什么结果,都是命中注定,我们不会怪你,天下人也不会怪你。”

    权青画说:“在来的路上,我们也问过很多人。如果这场浩劫过后,人类寿元会突破一个甲子的禁锢,但是在浩劫中会死很多很多人,他们还愿不愿意迎接这场浩劫。

    大部分人都说愿意的!

    四百多年了,人们早就受够了一到六十就无疾而终。那种清清楚楚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死的感觉,实在不好。所以帝后娘娘……师妹,放心去做,无论什么结果,我们都接受。”

    “对!放心去做,无论什么结果,我们都接受!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,海仙镇居然聚集了很多人。

    人们一步步走到海边来,看着夜温言,听着他们说话,然后也跟着权青画他们一起说:“无论什么结果,我们都接受!”

    声音越来越大,到最后竟震耳欲聋。

    夜温言在人群里看到了一些熟人,好像有赤云城的知府,有权青繁,还有她在赤云城时见过的人。

    虽然她都叫不上名字,但样子却是熟悉的。

    那些人都给了她无比坚定的目光。

    火焰燃烧起来,夜温言看着面前这团火焰,体内封存的灵力终于破除封印,呼啸而出。

    她腾空而起,立于火焰之上,一支神秘又古老的舞,在血红血红的天空下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当凤魂被唤起时,所有人都跪倒在地,齐声高呼:“帝后天岁!”

    夜温言想起那个除夕夜,她与李家小姐斗舞。

    她的凤魂唤起师离渊的龙啸,当时也是所有人都跪了下来,喊的是:“帝尊天岁。”

    火中灵凤舞,一鸣问苍天。

    她开口吟唱,声声问凤——

    一问——天地浩劫所为何劫。

    凤答——天塌地陷。

    再问——天塌多矮,地陷多深。

    凤答——天塌压顶,地陷百丈。

    三问——可解?

    凤答——无解。

    夜温言不甘,声音凌厉——“可解?”

    凤答——铺地撑天,或以生魂祭。

    火焰渐渐熄灭,夜温言再次追问火凤,却再也没有得到过回应。

    她自半空中飘落下来,面色凝重。

    天塌地陷,这要怎么救?

    身边人围了上来,夜飞舟两只手搁在她的肩上,半弯着腰对她说:“小四,做吧!总要有个开始的。我们都准备好了,不管是生还是死,都是我们自己的选择。我们是为了我们自己,不是为了你,所以你不要有任何心理负担。”

    权青允也说:“飞舟说得没错,四小姐,开始吧!”

    开始吗?

    夜温言环顾四周,“开始吗?”她一个一个的问过去,“开始吗?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冲着她点头,坚定地说:“开始!”

    “好,那就开始!”

    她转过身,面向无岸海,四枚五彩石从储物镯子里调取出来。

    与四枚石头一起出来的,还有大量的鲜花。

    那些鲜花出来之后,自动形成了锁链的形状,把夜温言一圈一圈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五彩石在夜温言的手心绽放出四色光芒,夜温言整个人也开始散发着淡淡的、柔和的光。

    权青画和云萧护着封昭莲,权青允拉着夜飞舟,一行人步步后退。

    就连管饱都不再隐藏自已,直接开口说话,让围观的百姓全部后退。

    人们退出去很远,但还是能看得清夜温言。

    只见五道光芒和下方花海托着夜温言升到半空,夜温言托在手里的石头突然飞了起来。

    从她的掌心飞到无岸海面上,渐渐形成一个漩涡。

    那漩涡直通海底,夜温言的心脏急促地跳动起来。

    她踉跄上前,以术法腾空,向那漩涡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就在她要扑到漩涡当中时,海底深处突然传来一股力量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红色的光芒伴着庞大的灵力,自下而上汹涌而来。

    夜温言一双眼睛睁得老大,目不转睛地看向那漩涡的下方。

    红色光芒越来越近,终于,有一个身影随着红光一起冲出海面。

    她的眼泪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师离渊,我终于又看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温言有很多很多话想要对师离渊说,也有很多委屈想要对师离渊述。

    她想告诉他这段日子都发生了什么,也想问问他在海底化为石柱,对自身修为有没有损伤,还有她为他做的聚灵阵管不管用。

    可是这些都来不及开口,天地浩劫呼啸而至,一点多余的时间都没有留给他们。

    天塌就是天塌,字面上的意思。

    血红的天就好像被什么东西重重捶了一下,突然往下压来,眨眼就到了人类的头顶。

    师离渊一身红袍,脸色微白,才拉上夜温言的手就不得不松开。

    她听到师离渊那久违的声音说:“活下去!”

    她用力点头,也回了他一句:“活下去!”

    帝尊撑天,以灵力化出五根爬满图腾的石柱,广袖一挥,立即撑起这片大陆东西南北四角,还有一根就立在无岸海的中间。

    天空的下压终于停了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最新网址:m.dingdianxs.la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